簡體版登入注冊
夜間

霸玉偷香(下) 第12頁

作者︰雷恩那

他被揍了竟然還哈哈大笑,果然是奇葩中的奇葩。

她磨牙都想咬他一口,卻被他張臂一把抱住,溫燙氣息輕掃她耳畔——

「阿妞,我不在乎別人會有多擔心,我也不要別人擔心,只要你會擔心我,那就好。」

噢……她內心哀叫一聲,覺得雍大爺這種「像情話又不太像情話」的話,莫名其妙就是會讓她的心房塌陷得亂七八糟。

于是她忘記掙扎,更忘了到底要咬他還是揍他。

她軟軟偎在他臂彎里,蹭啊蹭地抬起白里透紅的瓜子臉,雖然害羞,還是很主動地揚高秀顎,啄吻了他的軟唇。

然後她望見他的長目瞬間湛亮,好像很喜歡她這樣親近他,那讓她禁不住彎起嘴角。

但,該教訓的還是要教訓。她沖著他皺起巧鼻,道︰「雍大爺,往後你再這樣胡亂讓我擔心,我可真的會生氣,再有……你老早是我心尖上的人,我已經夠掛心你了,為了我,你也得努力讓自個兒好好的,就算指傷大好了,完全痊愈了,我總……總歸認定你一個,不會跑掉的……」

噢,老天,她本來是要對他嚴厲訓話,為何越說越像在對他表白。

雍紹白笑得露出兩排白牙,顯然十分被取悅。

他目光在她秀麗的五官上梭巡,唇上的笑一直輕蕩,終于徐聲道——

「這個模樣瞧起來好多了,比起剛上馬車時的樣子,好得實在太多,既能狠狠地凶我、撲我、槌我,也能落落大方、毫無掩藏地對我坦露愛意,阿妞……我很喜愛啊。」

聞言,蘇仰嫻忽地明白過來。

這男人以為她又意志消沉、郁郁寡歡,所以才費勁兒使著法子惹她注意,要她氣跳跳地發火也比死氣沉沉來得好。

她心窩柔軟,鼻間發酸,眸眶又有些發燙,忍不住探手撫模他的臉、他的唇。

「雍紹白,我還沒謝謝你……謝謝你替我師哥們備的餞別酒,還有那張三年為期的字據……字據眼下在大師哥那里,他總是疼我的,我會尋個機會要回它,讓你覺得不愉快,我……」

「阿妞,我很愉快。」清俊面龐真想蠱惑誰的話,那笑起來的力道實在非同小可。「簽下三年為期的字據,你是我的,我也是你的,有什麼不好?」

蘇仰嫻抿抿唇,一時間說不出話,

他的手也撫上她的女敕頰,拇指習慣性輕輕摩挲,嗓聲如夢呢喃般逸——

「所以阿妞啊,盡管南天宣氏有滿滿的年輕子弟任你挑選,你依然是我的,也只能是我的,你是要嫁我為妻的。阿妞,你要嫁我為妻啊。」

她喉中緊澀,眼淚順著勻頰滑下。

在幾次吞咽唾津之後,她才勉強擠出聲音。「……你、你是在跟我求親嗎?」

雍紹白毫無遲滯地點頭,耳根亦見潮紅。「是。我是在跟阿妞求親。」

她流著淚。

這一次,他沒有為她擦掉那些淚水,而是沉靜且專注地凝望。

靜靜待之。

「雍紹白,你、你……我……」吸吸鼻子,透過淚眼努力看清他,努力整理出腦中所說的。「我想為阿爹守孝。要守三年的孝,我、我……」

「好!」他頭用力一點。「這三年,我是你的,三年之後,你一輩子都是我的。成交!」

嗄?

他字字說得清晰有力,蘇仰嫻腦筋才剛剛轉過來,在听到「成交」二字,根本不及開口,唇兒已被捺印一般重重含吮。

吻著她的,是她心尖上的人兒,是她心里的那一朵花,她笑開,藕臂攀上他的肩頸,在他唇齒間柔情低語——

「雍大爺,我們成交。我只跟你……只有你……一輩子這樣成交……」

今日的十里長亭,感傷一迭更勝一迭。

但如今,感傷已被驅逐,只余溫暖與甘甜……

全書完

後記

那子亂亂談  雷恩那

讀者朋友們大家,那子來也。

這本書首賣是在2019年初的台北世貿國際書展上,所以大家如果拿到它,應該已過完舊歷年,開頭先跟眾位大德們拜個晚年,大家豬年如意,諸事大吉,健康平安,走路有風啊!

回想2018年,那子自己覺得是很有趣的一年,2018年上半年度我還到處「浪流連」,有一搭沒一搭地寫著故事,一邊參加國際線領隊的實習,然後學著設計旅游行程,後來確定要來新月出版社後,下半年度當真被鞭打……呃,被用力推著走,努力得很徹底。XDD

幸得許多故事大綱和發想一直存到電腦檔案里,一個個抓出來寫就對了,所以短短半年時間,那子竟然寫完三個故事,哈哈哈,都覺得自己好勤勉,好上進,沒有一天到晚跑出去玩。(北上工作,目前跟我一起住在舊公寓的佷女某天竟對我發出感嘆,她說︰姑,你真的有在工作那!)XXXD

可見我真的改頭換面了,只是不知道可以維持多久,哈哈哈。

來說說本書的故事吧。

這是一個關于「玉」的故事,很久以前就開始醞釀。

哈哈,其實話說回來,那子筆下的故事都嘛醞釀挺久的,通常會有一個粗略的想法一直擺在那里,然後日子久了,東添一點、西加一些,到有FU了,知道該寫了,寫起來就會很痛快,完成時就會很開心。

雍大爺與蘇小四的這個故事也是這樣的,確定要寫他們這一對時,那子把之前收集的、有關「玉」的資料又讀了一輪,很多東西很有趣,讀讀都覺得自己好像可以去台北玉市聚集的地方充一下內行。XD

然後這個故事的場景與《王妃帶刀入洞房》和《溫柔有毒》一樣,都是天朝,都在帝京,在我的想像中,男主角雍大爺所掌管的江北曇陵源很美很美的地方,只是這一次沒機會真正現身,往後若有機會,會帶大家一游,好好介紹的。

故事中寫到蘇大爹,等到快完稿時,我突然想起好幾年前的某一天,我外出買中餐,回家的時候發現有一位胖胖的大爹坐在公寓大樓的不袗門前哭得涕泗縱橫。

我從未見過他,知道他不是我們公寓的住戶,但他盤坐在地上,我要開門進去就勢必要靠他非常近,那讓我滿緊張的,因為我完全不知道為什麼哭成那樣,看來身體都好好的,也干干淨淨的,就是一直哭。

當時拎著便當躊躇了會兒,之後還是咬咬牙硬是開門進去。

然後過了半小時左右,里長廣播響起,說是需要里民們協尋,因為某戶人家家里的男性長輩患有失智癥,走失了,里長所描述的那人模樣就是胖胖大爹的模樣,我立時沖到樓下,結果不袗大門前已不見人影,後來打電話到里辦公室,也說人還沒有找到。

那時候真的有想把自己掄去撞牆的FU,想說,自己到底在干什麼?為什麼反應那麼遲鈍?連上前詢問一句都沒有?

由衷希望當時的胖胖大爹有遇到好心人,有安安全全回到親人身邊。

呼——好,來轉換一下心情和話題。

在隔了幾年後,那子的書終于又在國際書展首賣,又來參加實體書展了。

講到新月出版社,雖然才短短幾個月,但體驗到滿多有趣的活動,也強烈感受到出版社想要將台灣羅曼史小說推廣開來的企圖心,就覺得大伙兒一起在這條道上往前行,有伙伴,很開心。

阿編問我,為什麼想要寫羅曼史小說?

我的回答很簡單啊,就是想寫故事給自己看,想把藏在心里的那些故事寫出來給讀者朋友們看。

希望大家永遠有好書相伴,永遠在愛中感受到甘甜溫暖。

新年新希望,希望新的一年里,你與我都一樣,持續健康平安快樂。

就請諸位讀者朋友們多多指教!

那子甘溫再甘溫∼∼

上一頁 回目錄 下一頁

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

加入書簽|返回書頁|返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