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登入注冊

公主導游 第28頁

作者︰陽光晴子

「我知道了,大叔!」她噗哧一笑。

「你好調皮,又這麼活潑,我真的能抓得住你的心嗎?」

他深情的看著這活力十足的美麗臉孔,無法不擔心啊,他是該讓她回英國念書的,她還太小,他不想把她人生最精彩的青春歲月都耗在結婚生子上。

「就算你不愛我了,我的心也不會離開你,因為我是個死心眼的人,而且我想要擁有跟我爸媽一樣幸福的婚姻……」說著說著,她撒嬌的將小臉靠在他胸前,幸福的笑著,「我更希望生個小女孩,在她會走路後,我們跟她大手牽小手,然後在她生日那一天,一起踢正步去蛋糕店買蛋糕,好不好?」

他突然明白那次在日本,她獨自一人在西餐廳里擺手踢正步祝自己生日快樂時,為何又哭又笑了,原來,那是她曾經擁有過的幸福。

「好,如果你確定未來希望陪在你身邊的人是我,那麼我永遠不會放開你的手!」

她眼眶泛紅,但馬上又笑了,「總之是你,也只能是你,因為我只打算愛你一個人。」

毛志鈞好感動,「謝謝你,我一定會努力讓你幸福。」

「我知道。」

「所以,你去讀書吧。」

「咦?」

「不過我陪你一起去,拜訪一下你的好朋友再回來。」

「可是念完高中還要念大學,這樣我會想死你的。」還沒分開,她就已經開始舍不得了。

「有視訊,也有寒暑假,再不然我還可以飛去找你。」他又何嘗舍得,但他得放手讓她飛。

「也是,可是謝宜芸會不會再纏著你?」這才是她在乎的重點。

他忍不住笑了,喜歡她吃醋的模樣,「她明天回義大利,她不得不放棄,因為她知道我對她已經完全沒感覺了。」

唐迎曦這才放心的笑了,而且笑得好燦爛,「可以了,可以了,這樣我就放心了。」她緊緊的抱住他,「萬歲!天下太平。」

天下太平?他可不這麼想,他已經開始擔心到了英國不知有多少男人想接近她、想當她的男朋友,因為她如此美麗、如此率真、如此迷人……

不妥,他還是在倫敦弄間辦公室就近監視好了。

唐迎曦看著他俊美的臉孔,有些疑惑的問道︰「你在想什麼?」

他魅惑一笑,「我在想這個——」

說完,他隨即吻上她的唇,給她一記深情的吻,而且在不久的未來,他一定要一天來上好幾回,要她對他的吻上癮,非他不可。

三天後,小倆口搭機前往英國。

兩人在飛機上還用iPod又看了一次前晚演員班的結業公演錄影,其中一段最好笑——

「小西啊,爺爺求求你了,對了,還是要我跪下來你才肯答應?」毛爺爺作勢要跪下來。

「爺爺!」男主角大叫。

「爺爺我答應就是了,你不要這樣……」女主角急忙抓住他,不讓他跪下。

「謝謝你,小西。」毛爺爺老淚縱橫的緊緊握住女主角的手。

這一段灑狗血的劇情實在太眼熟了,就連台詞也一模一樣,昨晚看表演時,他們看到這一段忍不住相視而笑,但其他觀眾可是看得熱淚盈眶。

這一幕想必是爺爺要求加上去的,他們現在終于深切的體會到,什麼叫做家有一老,如有一寶,他這個老人家的智慧跟幽默就是無價之寶。

看到最後,毛志鈞深刻感受到爺爺疼愛他的心,心中感動非常。

經過十多個鐘頭的飛行後,他們終于到了倫敦的希斯洛機場,一出機場,唐迎曦隨即看到威廉總管已在一輛加長型的勞斯萊斯轎車旁等候,兩人坐上車,威廉總管便載著他們前往巿區。

威廉總管是個嚴肅的英國紳士,但毛志鈞看得出來,年近五十的他除了很有原則外,還有一雙溫暖的眼楮,尤其剛剛他一見到唐迎曦時眼眶都紅了。

「到這里就好了,這里離依蓮家很近。」在高樓大廈林立的巿區一角,唐迎曦突然喊著要停車。

車子停妥後,三人下了車,唐迎曦突然用力抱了抱威廉總管,「抱歉,讓你擔心了。」

「不會。」威廉總管慈愛的輕輕回擁她,再看向毛志鈞,「你遇到了很好的人。」說完他向兩人行個禮後,便先行離去。

接著唐迎曦急著撥打手機,接通後嘰嘰喳喳說了一堆,然後拉著他快步往街角一家酒吧跑去。

這是一家維多利亞風格的酒吧,雖然是白天,但客人不少,有幾名英國人手里拿著純麥啤酒邊喝邊聊天,有人玩著撲克牌,有人則在一旁打撞球。

「奇怪,不是應該到了嗎?」唐迎曦放下手上的Shandy,這是毛志鈞替她點的溷酒,酒精含量少還加了汽水,喝起來很順口。

「我們坐到外面好了,我怕你的脖子不夠長。」毛志鈞一邊調侃她,一邊站起來。

「也是,再這樣伸長脖子看下去,等人到了,我都變成長頸鹿了。」她開玩笑的瞪他一眼。

于是兩人相偕坐到外面的露天座椅。

「迎曦!」突然,在滿是英語的交談聲中,一聲快樂的中文叫喚聲響起。

毛志鈞順著聲音看過去,就見到在對面十字路口,有一個女孩正朝著他們用力的揮手。

她頂著染成五顏六色的爆炸頭,身穿兩件式斜肩T恤,超迷你短褲,腳蹬長筒高跟馬靴,斜背著一個超大郵差包,毫不在乎他人驚奇的眼光,快步朝他們跑了過來。

「那就是依蓮?」他有些不敢置信的問。

「是。」滿臉笑容的唐迎曦站起身,用力的朝好友揮手。

他也跟著起身,「真的——很有特色!」

她懂他的意思,「你別看她像個陽光女孩,事實上,她雖然有很多家人,但卻是一個不懂親情、心靈荒蕪、養了寂寞當寵物的超級資優生。」

養了寂寞當寵物?這句話听來特別感傷。「超級資優生?」

「對,她跟我同年,但已經跳級成為劍橋大學二年級的學生了。」

打扮如此夸張的女人,竟然是劍橋大學的學生?

藍依蓮氣喘吁吁的跑到兩人面前,直到她靠近時,毛志鈞才發現她雖然刻意濃妝艷抹,但仍看得出來她的五官精致,如果卸去臉上的妝容,應該會是一個令人驚艷的漂亮女孩。

「依蓮,怎麼又把自己的臉當牆壁來涂?很傷肌膚耶。」唐迎曦一看到她就開始碎念。

「沒想到你有了情人後,這麼快就有媽媽的味道了,小心啊……」藍依蓮調侃好友,但一雙像是隱藏了許多秘密的黑眸則毫不掩飾的在俊美英挺的毛志鈞身上來回打量。

「什麼媽媽,別亂說。」

「不是媽媽,那肯定是『女人』了吧」藍依蓮又問。

這一問,唐迎曦尷尬的臉都紅了。

但藍依蓮很懂得適可而止,她看向毛志鈞,大方的自我介紹,「你好,我是藍依蓮,一個嗜玩國王游戲的愛好者,也是一個剛把自己的人生蓋上作廢章,準備去流浪的十八歲女生。」

「流浪?」唐迎曦傻眼。

「對,我要去流浪了。」藍依蓮粲然一笑。

毛志鈞蹙眉,因為他在她那雙美麗的瞳眸里,隱約捕捉到孤寂的影子。

一個養了寂寞當寵物的資優生要去流浪,能有幸福同行嗎?

【全書完】

上一頁 回目錄 下一頁

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

加入書簽|返回書頁|返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