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登入注冊

後母不下堂 第25頁

作者︰官穎

「媽咪已經回來了,在我身邊,我讓她跟你說話。」聶浩然把手機交給身旁的人。

「達達,我是媽咪。」陸可薇很快接過電話。

「媽咪,真的是你?!我好想你喔。」因為思念,達達撒嬌的說著。

「我也是。乖,先告訴媽咪,除了那個阿姨在,還有別人嗎?」

「沒有。」

「她有沒有把你綁起來?」

「沒有。」

「太好了,去找筆和畫紙畫畫,顏色越鮮艷越好,這樣那個阿姨就會讓你回家了。」陸可薇指導著他,相信他可以將功力發揮得淋灕盡致,徹底讓顏澄莉抓狂。

達達很聰明。一下就听懂了她的意思,「好,我知道了。你們要快點來接我喔。」

「等媽咪,乖……」

手機被顏澄莉搶了過去,她威脅的說著,「到底要不要給錢,不然我不能保證達達能不能安全回家。」

「你還是人嗎?達達是你的親兒子,你當真要傷害他?」陸可薇不敢置信天下居然有這樣的母親。

「哼!他根本不認我是他媽,既然浩然只愛著你,不想和我復合,那麼他發達了,給我贍養費也是應該的,反正他賺那麼多錢,一億對他而言大概只是九牛一毛。」顏澄莉厚著臉皮獅子大開口。

「你別想了。」陸可薇故意跟她拖延時間,「是你自己主動拋下他們父子,憑什麼拿贍養費?」

「隨你怎麼想,反正要是晚上九點前我拿不到錢,那麼我就不能保證孩子是不是平安了。」

「只能給你一千萬。」陸可薇跟她殺價。

「什麼?!你憑什麼跟我討價還價?叫聶浩然來听電話。」

「他不想听。」

可惡!這家伙竟然這樣對她?看著達達背對著她坐在梳妝台前,不知在搞什麼,既然不想留他太久,顏澄莉只好自動降價。「八千萬!」

「三千萬。」

「五千萬。」在電話中一陣討價還價後,才剛談到五千萬,顏澄莉就突地驚怒大叫,「小鬼!你不要拿我口紅畫我的CHANEL衣服……」

「白色太單調了,畫上甲蟲才漂亮。」

達達一說完,尖叫聲立刻響徹房間,陸可薇在電話另一端笑了出來。

很快的,顏澄莉丟下手機,去搶救自己被畫上甲蟲的昂貴名牌衣。

「我的口紅……我的衣服……」她快哭了,早該把達達綁起來。

「我只是想畫畫而已……」達達又裝出無辜可憐的神情看著她。

「臭小子!我一定要痛扁你一頓,你裝可憐也沒用!」顏澄莉失去耐心,惡狠狠的說。她已經徹底抓狂了,把達達抓到床上,用手捏他的大腿,打他的**……

五分鐘後,她的房間被踢開,閃光燈突的照亮臥房,她定楮一看,原來是姚正國正拿著照相機拍下她的惡性。

「虐待自己的親兒子,家暴被起訴可以關幾年啊?」

此時破門而入的聶浩然立刻推開她,阻止她對兒子繼續施暴,陸可薇趕緊抱起哭泣的達達。

「你們……怎麼找到這里的?」顏澄莉一臉驚愕的問。

「從知道你騙我得憂郁癥開始,我就暗中派人一直跟蹤你,調查你,你跟達達去了哪里我都知道。」聶浩然不是笨蛋,早就找人布了眼線盯住她。剛剛在車上講手機時,他也正一面開車來到她的住處。

「那……我的五千萬呢?」她還沒放棄,「那是我應拿的贍養費。」

「本來我想看在你是達達生母的分上給你一些錢,讓你下輩子好過些,可是你的自私貪婪惡行惡狀實在讓我無法忍受,所以我一毛錢也不會給你!」聶浩然收起惻隱之心,不打算同情她。

「怎麼可以這樣……」顏澄莉懊惱地大叫,她本以為自己的計劃十分完美,沒想到,完全被他識破了。

「以剛才拍下的罪證和手機的通話錄音,你已經涉嫌擄人勒索,罪證確鑿。根據中華民國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條及第三百四十條,意圖勒索而擄人者,處無期徒刑或七年以上有期徒刑,我已經報警了,如果你還想要五千萬,就留下來找我的律師談。」他不假辭色的說。

她臉色霎時刷白,連忙抖著聲音跪下來哀求,「……不,求你……浩然,我不要錢了,我不要坐牢,我不想死……」

姚正國和陸可薇在一旁看了,不禁搖頭嘆氣。

執迷不悟的人多可怕!

顏澄莉根本不是真的徹底懊悔,只是想攀上富人,享受有錢人的富裕生活,若真有心悔改,她就不會再欺騙聶浩然,奪去他所珍愛的一切,讓他再度陷入痛苦。

她最愛的是她自己,為了滿足自己要的一切,才會絕情寡義的做出綁架孩子勒索金錢的手段,結果最終還是得自食其果。

「達達,你沒事吧?」見顏澄莉沒戲唱了,陸可薇抱著達達,心疼的問。

「大腿有點痛。」達達撒嬌的摟住她的脖子道。

「媽咪看……都瘀青了……」陸可薇看了不忍,輕輕揉了揉達達的大腿。

聶浩然將這一切看在眼里,比起生母顏澄莉,後母可薇更愛達達,也是發自內心關心呵護著達達,她才有資格成為達達的母親。

聶浩然摟著她和兒子,一家子和姚正國很快離開顏澄莉的房子,但進入座車後,卻還不急著走。

顏澄莉的詭計一樣也沒得逞,她害怕自己成為通緝犯,三分鐘後就緊張的拿著一個包包和行李箱下樓,倉猝狼狽的攔了輛計程車,跑路了。

「看來她變成亡命之徒了。」姚正國搖頭說。

「你真的報警了嗎?」陸可薇問聶浩然。

他搖頭,「沒有,我只想嚇嚇她,我猜她大概回逃到國外永遠消失,以後再也不敢回來找我們了。」

「真有你的。」姚正國笑這說。「那我就先告辭了。」

「去哪?」

「我不想當你們的大電燈泡,今晚要參加一個睡衣派,去找妹玩了。」姚正國說完,開了車門,拿著照相機下車走了。

「叔叔再見。」

「再見,達達。」

目送他離開夫妻倆神情對視,度過這次有驚無險的危機,兩人的感情仿佛更踏實穩固,愛意也更加濃厚堅定了。

聶浩然目光深情的對陸可薇說︰「達達只有一個母親,那就是你。」

在他心中,她才是他唯一的妻子,也是兒子唯一的母親,他會守護這個家,讓這份愛永恆的延續。

「媽咪,以後不要再亂跑了。」達達像個小大人,忍不住叨念著。

「我知道了。」有了他們父子這番肯定的話,陸可薇心里既踏實又甜蜜。

聶浩然在她的額上吻了下,恩愛的夫妻就在車上燃起愛的火花。

「厚……爸爸愛媽咪喔。」坐在後面的達達笑了起來。

「該走了,我們回家吧。」

「耶!我要回家了。」達達歡呼著。

聶浩然握住陸可薇的手。目光蘊涵柔情,經歷分離的波折,他們已更加信任彼此,認定對方是心中的唯一。

她也更愛他了。只要看到他們父子快樂,就是她最大的滿足。

而他也一樣,他帶給他溫暖和陽光,這份的來不易的真情幸福,照亮了他的生命。

所以,他會珍惜,守住他們美滿的家園,直到永遠。

—全書完—

*想知道還有哪些情路拐了彎,柳暗花明又一村的甜蜜故事嗎?請見新月甜檸檬系列448幸福後日談之一《離婚不分手》

上一頁 回目錄 下一頁

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

加入書簽|返回書頁|返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