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登入注冊

奴役天子(上) 第28頁

作者︰淺草茉莉

他怒不可遏。「我要的東西沒有得不到的。」

「你太自以為是了,況且我高月並不是一件東西。」

申璟眯起眼。「你難道忘記我那日曾對你說過的話?」

斑月沉下臉,想起那日在東宮他專程上門告訴她的話——

我對你有興趣,你會是我的皇後!

「事實證明,你並非皇帝!」她冷言譏諷。

一道怒火迅速竄起,他怒道︰「會的,有一天我會是的!你等著瞧好了!」

她勃然色變。「你還不死心?」

「這還用問嗎?只因他比我大一歲,我就得尊他為兄,奉他為帝,這道理我不服!」

斑月指著他。「申璟,你口出逆言,你真想謀反?」

「為了讓你做皇後,你應當很高興我有這份野心才對。」

「住口,這天下是豐鈺的,你爭不過他的!」

申璟怒潮又起。「你這傻女人,那男人為了天不舍棄了你,這中宮哪還有你的位置?這時候你還挺他,莫非是腦子壞了。」

她氣得臉上漲紅。「我爭的不是中宮之位。」

「不爭中宮,爭的是愛嗎?那更是天大的笑話!自古皇帝誰能有愛,有愛的最後下場都是昏君。」

斑月臉色死白,咬著唇不發一語。

「就算是我,將來也只能寵你,但是愛,身為皇帝,我不能做到,相信那家伙也是,你若期待他的全心全意,那是痴人說夢!」

「所以……我不求……」她難堪的說。

他仰頭大笑。「那就嫁給我吧,起碼我可以給的是正妻的位置,將來不管我有再多的女人,你都將是唯一的靖王妃。」

她不屑的怒視了他一眼。「我對這位置也沒興趣,你還是施舍給別人吧。」

「你!你心里就只有豐鈺嗎?」她撇過頭不說話。

申璟見狀更怒。「你既不屑中宮之位,那除此之外他能給的我也一樣給得起,你為何不肯接受我?」

「你既然不愛我,為什麼非娶我不可?」她也反問他。

他陰惻惻的道︰「他喜歡的女人,我也想擁有,況且,你確實有趣。」

斑月听了,一張臉氣得鐵青。「我不是你爭奪的玩具,你休想動我!」

他眼底寒芒閃動。「你以為有豐鈺護你,我就不敢強迫你?告訴你吧,豐鈺確實拒絕了我賜婚的請求,他不願意把女人讓給我,但那男人越是保你,我越是要得到你,而且不計任何手段,我都要得到!」

斑月驀然心驚,感覺他有些瘋狂了。

申璟神情狠戾的靠近她,臉孔逐漸放大,眼瞳中帶著濃濃的邪氣。「我是喜歡你的,勝過其他任何女人,所以你不能拒絕我,唯有成為我的女人,你才能在這天朝活下。」

他猛然抓住她的手腕,她驚恐的想要掙脫。

「不用掙扎,今晚除了我的懷抱,你哪也別想去!」

他緊擁住她,頓時讓她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你放開我,難道這就是你所能想到讓我臣服的唯一卑鄙方法嗎?」她怒火高張,又驚又怕。

「是的,我還想知道當豐鈺得知你己屬于我時,會是什麼表情?震驚,心痛、還是憤恨?那永遠自信從容的男人,扭曲後的表情還能這麼動人嗎?」

「你……你就這麼恨他?他待你始終仍有兄弟之義,你竟——」

「我不恨他,只是在天家沒有兄弟,沒有手足,勝者為王,敗者為寇,再說你以為他真待我如兄弟嗎?他心思之深沉,我已見識,當劍拔弩張、危急存亡之際,他還會當我是兄弟嗎?告訴你,那第一箭射向我心髒的便會是他!」申璟緊扼住她下顎,陰狠的注視她。

斑月全身直冒冷汗,驚恐的緊握雙拳。「你放開我!」

他將她壓上了床頭,那瞬間,她身體如同掉進冰窟般冰冷,眼淚溢出了眼眶,下一刻,他己狂猛熾烈地將她的嗚咽含進嘴里,她嘗到了咸咸的淚水以及無法呼救的絕望滋味……

一待續—

上一頁 回目錄 下一頁

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

加入書簽|返回書頁|返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