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檸言情網歡迎您,您可以選擇[登錄]或[注冊]
收藏青檸言情繁體中文簡體中文
青檸言情網 > 言情小說 > 千尋 > 盛夏的旅行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盛夏的旅行 第34頁

作者︰千尋
    他曾說︰「如果有一個人會因為一個人的笑臉而快樂,那麼,他一定很愛那個人。」而他熱愛她的笑顏。

    他不逼迫、不強求,把「沒關系」掛在嘴邊,還說只要她開心,他樂意說一輩子的沒關系……但她否定了他所有的努力。他果然冤枉……

    緩緩嘆氣,她對著窗戶反射出來的自己,輕輕說了一句——「劉若依,你真的很過分。」

    收起便當盒,泡了一杯烏龍茶,劉若依脫掉高跟鞋,勾著腳,整個人縮進辦公椅里,想著過去、想著未來、想著高中時期、想著過去六個月里,她不能否認他對自己的用心,不能否認自己的膽小。

    她自問,如果為了害怕冒險放棄他,若干年後她會不會憎恨自己?

    她想了很久,喝下一杯又一杯的茶,想得東方已泛起一絲魚肚白,黑白分明的大眼楮里充滿血絲……

    這天清晨,盧歙收到一封簡訊——

    不舍︰等你不那麼生氣,可不可以試著幫我,我不想再當膽小鬼,我想試著享受愛情。依依。

    于是這天,他沒進公司,在家里的電腦桌前,做出一份完整的愛情企劃書。

    尾聲

    版別式結束,送走盧可卿後,劉若依沒有離開,她坐在父親的書房里,靜靜地看著書桌上的照片,那是她和媽咪的合照,照片里的她們笑得開朗。

    「你小時候很喜歡吃玉米,常常坐在台階上,像松鼠一樣,把整根玉米啃得干干淨淨。」

    「我記得,我會把玉米桿收起來,等你下班回來,向你炫耀。」

    現在想想只覺得好笑,這有什麼好炫耀的,不過是一根玉米。

    劉若依望向父親。他老了,微霜的鬢發讓他少了幾分當年的風流瀟灑,他充滿落寞的雙眼,有著深刻的風霜。

    「記得我才停好車子,你就會沖出來,拿著一根被啃光的玉米桿大叫,‘Dad、Dad!’看著你圓圓的臉上滿滿的驕傲,我心里總想,瞧,我女兒多厲害,才三歲就會把玉米啃得這麼干淨,將來她一定會變成農委會主委。」劉奇邦說完,忍不住笑眯眼。

    「後來我跟你要錢買零食時,你說我會變成經濟部長的。」

    「對啊,你都不知道自己數鈔票時,神情有多專注。」

    「Dad,在你眼中,我是全世界最好的,對吧。」

    「對,沒有人可以比得上你。」

    「既然這樣,你怎麼舍得丟掉我?」

    「對不起,我一直被灌輸自己是獨生子,必須擔起傳宗接代責任的觀念,所以才會年紀輕輕就娶了你媽咪,因我想生很多小孩,沒想到天不從人願。

    「可卿肚子里的孩子帶給我很大希望,我貪心,以為自己可以用錢留下你,沒想到幼庭寧願辛苦也不願意放棄你,而你更是用一種讓人震撼的態度,而且我不得不做出選擇。

    「我對不起幼庭更對不起你,我想,老天用一種公平的方式補償了你和幼庭,也懲罰了我和可卿。」

    「你愛過媽咪嗎?」

    「不愛怎麼會結婚?」

    「愛了怎麼舍得放棄?」

    「大錯已經鑄成,就算不放棄,我還是對不起幼庭。若依,不要因為Dad對愛情的不堅定而懷疑天底下所有男人,世界上有許多男人願意傾盡所有,守護妻子、守護家庭,就像你現在的父親那樣。」

    「是啊。」劉若依點頭同意。「我很愛他。」

    「周宇節的確值得你愛。雖然我心里很嫉妒,但我必須感激他,感激他代替我照顧你、疼惜你,感激他陪著你和幼庭走過那段艱辛。若依,可不可以告訴Dad,你媽咪出車禍那天,為什麼你沒想到打電話,向我求助?」

    「那個時候我很恨你,如果你不是那樣寵我,或許我不會恨得那樣深。Dad,你真正該感激爸爸的是,因為他的教導,讓我不對人性失望,讓我相信仇恨于人生無意義,也讓我學會寬容。」

    「周宇節是個值得佩服的男人,我比不上他,他是個成功的父親。」

    直到這刻,她才明白,自己是真正放下了。

    劉若依笑著說︰「是啊,能夠當他的女兒很幸運,不過我也很高興,曾經是您的女兒。」那些年,Dad對她的愛,她沒忘記過。

    「曾經?意思是……以後不再是我的女兒?」他的眉頭皺苦了。

    「對不起,我說錯話了,我不是這個意思。」

    奇邦苦苦一笑,坐到女兒身邊,輕輕攬過她的肩膀。「我明白,是Dad做得不夠好。」

    她以為很難跨過的鴻溝竟然輕輕地,讓她一躍而過。

    轉開話題,她不再想過去。「Dad,有空我幫你染頭發好不好?等你又變成大帥哥,我陪你去尋找人生第二春!」

    奇邦一笑,眼底閃過晶瑩,心底滿是驕傲。他的女兒,這是他的女兒啊……

    門口傳來兩聲敲打,盧歙拿著厚厚的牛皮紙袋走進來。

    奇邦松開女兒,問他說︰「你爸媽還好嗎?」白發人送黑發人的悲哀,是人生至慟。

    「還好,大姊生病已經很長一段時間,爸媽早就料想到了。」

    「是啊,離開對可卿而言才是解脫。」

    盧歙把牛皮紙袋交到他手中,他則轉手遞給女兒。

    「Dad,這是?」

    「我知道,你已經透過阿歙告訴我,你不要我的東西,我很自私,彌補你和幼庭後我才能得到快樂,所以請你不要拒絕讓我快樂,除非你仍然對我感到憤怒。」

    里面有曜林百貨四成的股票基金和保險、三棟房子和上億存款,不是他全部財產,但也過半。

    看著父親的懇切表情,她拒絕不了,松開眉頭,故作輕松道︰「我知道了,你是在買一個機會,Dad,你真是奸商,我爸爸怎麼贏得了你?」

    奇邦和盧歙互視一眼,都不明白她在說些什麼。

    劉若依笑彎眉頭說︰「我爸爸已經約好,由他在婚禮上牽著我走過紅毯,可是現在……Dad,你給了這麼多的嫁妝,不讓你陪我走紅毯好像有點過分,算了,反正我爸還有翔關可以牽,這機會就留給Dad了。」

    婚禮?盧歙驚喜地望向她。

    看著他的傻樣,誰會相信他是今年剛榮登「最具影響力領導人年度排行榜」的新秀?劉若依不禁笑了,橫他一眼,問︰「你那個表情是不想娶嗎?好啊,Dad,把嫁妝收回去。」

    「不準!」盧歙說。

    「不可以!」奇邦也出了聲。

    看著兩人,她調皮大笑。今年的夏天,真美……

    【完】

(快捷鍵︰←) 上一頁    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下一頁(快捷鍵︰→)

加入書簽|返回書頁|返回首頁

言情小說盛夏的旅行內容僅代表作者千尋個人觀點,與青檸言情網立場無關

Copyright© 2011-2019 青檸言情網言情小說網 www.qny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如有侵犯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