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檸言情網歡迎您,您可以選擇[登錄]或[注冊]
收藏青檸言情繁體中文簡體中文
青檸言情網 > 言情小說 > 千尋 > 爺兒不敵嬌娘子(上)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爺兒不敵嬌娘子(上) 第30頁

作者︰千尋
    若嘴皮子能殺人,文二爺的嘴皮連放火都能。

    他太會說話,說得陸溱觀頭昏腦脹,說得她認真相信,倘若不收留賀關,自己就是十惡不赦、喪盡天良的大壞蛋。

    在腦袋暈乎乎的狀態下,她點了頭。

    然後志得意滿的文二爺,笑彎一雙狐狸眼,笑歪脖子,並且揣測起主子爺的本事,不知道爺有沒有辦法在短期內降服旺家女?

    陸溱觀終于體會到何謂一步錯、步步錯的道理。

    人家都說客隨主便,可霸道王爺加上霸道世子,才剛入住廣反客為主,事事都是他們說了算。

    「水水在那里學不到東西。」

    阿璃這一聲令下,陸溱觀一年的束修就白繳了。

    司馬昭之心啊,他分明是不想讓水水和李成功在一起……

    她強烈反對,但阿璃怎麼說、水水怎麼應,什麼都是「哥哥說了算」。

    對于女兒的沒出息,陸溱觀生氣了。

    然後賀關說︰「我解決。」

    猜猜他解決的辦法是什麼?抓起自家兒子狠訓一頓,告訴他,他沒有權利影響水水的人生?這是正常的解決方法,但是這對父子都不正常。

    所以家里迎進一位大儒,從此以後水水和阿璃由他親自授課。

    是誰給那對父子的自信啊?自信他們的安排,別人會樂于接受?

    還有還有,她應該到濟世堂坐堂的,那是她的正業,但王爺的「傷勢」更重要,所以她連濟世堂都去不了。幸好他無法阻止黃宜彰上門,否則新藥廠的事那麼多,真停擺了她可接受不了,那是她發家的想望啊。

    況且說到傷勢,若不是賀關身上那一百多針是她親手縫的,他哪里看起來像個病人?

    這天,魏旻到賀關床前稟事。

    如果到這會兒,陸溱觀還看不清楚魏旻是誰的人,就真白費了她一雙明亮的大眼。

    就連采茵也很值得懷疑,因為她居然知道賀關的生活習慣,居然和季方熟得像家人,居然和文二爺感情頗深……

    好吧,她只能又跑到賀關面1則抗議。

    「魏旻是你的人?」她這來勢洶洶的問句,擺明是在質問他——你憑什麼安排人到我身邊?

    他听出來了,卻沒解釋,只回道︰「是。」

    害她不得不多費口舌問︰「為什麼?」

    「保護。」

    她刻薄地冷笑兩聲,問︰「我是娘娘還是王妃,誰會沒事跑來害我?」

    然後他一句「錢知府」,就把她還未來得及說出口的話全給堵在肚子里。

    她蔫了,那確實是個恩將仇報的壞蛋,若非魏旻暗中保護,若非他打出蜀王名頭,說不定她走不出那扇門。

    她又問︰「采茵呢?也是你的人?」

    「是。」他不對她說謊的。

    「為什麼?」

    「照顧。」

    「我已經二十一歲了,照顧自己這種事還難不倒我。」她沒好氣地瞪著他。

    「照顧水水。」賀關說。

    陸溱觀又蔫了,沒錯,沒有采茵照顧水水、整理家務,她騰不出手來做許多事。

    他的話很短,卻總是一針見血,這還讓不讓人活了呀?

    她只能瞪他,瞪到自己頭痛,然後轉身跑掉,剛進門時的氣勢,在走出那扇門時,消弭殆盡。

    不過賀關的全力相挺,讓他和阿璃的父子感情上升一大步。

    在賀關住進陸家的第十二天,事情解決,該落網的落網,該抓的抓,和平山里藏了近三千人,雖是烏合之眾,卻不能否認他們對于偷雞摸狗確實有幾分本領,這票人若真是鬧到京城去,雖掀不起大風浪,但肯定會讓皇上傷透腦筋。

    文二爺坐在桌邊,氣定神閑地瞧著賀關,看樣子爺在這里被照顧得很好,紅光滿面的,嘴角還不時逸出笑意。

    他可不敢居功,說自己差事辦得好,讓爺心花朵朵開。他更相信,爺開心是因為院子里某個正在曬藥的女人。

    「清理干淨了?」

    「一只鳥都沒來得及飛走。」文二爺回答。

    賀關點點頭,視線不由自主地往外飄,這兩天她連進屋幫他把脈都省了,要是讓她知道事情已經解決,恐怕她會迫不及待把他們父子倆打包送回王府。

    「賀盛呢?」

    「那是個沒出息的家伙。」文二爺輕嗤一聲。「今天一早我去見他,把和平山被剿、三千余人盡數殲滅一事告訴他,他哭了,還瘋狂尖叫吼罵,我在他面前放一碗酒,告訴他,喝完一了百了,可是他居然連自殺的勇氣都沒有,還說先帝遺旨,讓皇上保他一命。」

    愛里上下都想到賀盛跟前折辱幾下,可他那副沒骨氣的模樣,讓大伙兒完全失了勁頭。「他想活?」

    「是,還自稱紫金星下凡、救民救難的活菩薩呢,原來不過螻蟻一般。」

    「好,便讓他活。」他會讓他活得比死更痛苦。

    這時,院子里傳來童稚的嗓音,賀關下意識轉頭看去。

    「水水為什麼不上學?」

    李成功閃亮亮出場,和往常一樣,後面跟著一排丫頭,只不過這次每個人手里都捧著禮物,有風箏、九連環、綢緞、糖果蜜餞,全是在櫂都最貴最好的店家買的,他炫富的本事持續進步中。

    陸溱觀客氣地道︰「水水有師父來家里教她,以後不上學堂了。」

    李成功感覺到一股邪火猛地竄上,怎麼可以!「什麼師父能比汪師父厲害?」

    冷笑傳出,阿璃靠著門說︰「井底之蛙最可憐之處,是不曉得自己住在井底。」

    李成功怒道︰「你罵我?」

    「這麼明顯的事,需要質疑?」

    「憑什麼?」

    「汪師父不過是個小小秀才,水水的師父是一品大官致仕,請問,雲和泥、天和地,要怎麼比?」

    他尖酸刻薄的口氣,一腳把「青蛙」踹回井里,還跌了個鼻青臉腫。

    李成功惱羞成怒,又跳又叫,「都是你,你沒來之前,我和水水玩得好好的,誰叫你來的!」

    「玩得好好的?自以為是真是種可怕的毛病。」阿璃口氣涼涼的,不慍不火,但那副得意張揚的模樣,實在很欠揍。

    明明白白的嘲諷、清清楚楚的鄙夷,李成功恨得咬牙切齒,沖到水水面前,抓起她的手怒問︰「你喜歡那只弱雞,還是喜歡我?」

    李成功這話踩到阿璃的底線,阿璃嘴角微勾,寒意藏在眼角。「水水說清楚些,免得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蠢材听不懂。」

    這個問題水水連思考都不用,她拉起阿璃的手,笑咪咪地說︰「水水最喜歡哥哥了。」

    一錘定生死,李成功氣得鼻翼張張縮縮。他對她那麼好,在學堂里都是他在罩她,他給她買好玩好吃的,他什麼都替她想,她居然選擇弱雞?

    一口氣卡在喉嚨口,上不去、下不來,雖說君子動口不動手,可他只是個七歲的小紈褲,不需要顧慮這種事,所以他沖上前,用強而有力、圓滾滾的拳頭往阿璃鼻子揍去。

    阿璃順著他的拳風往後仰,倒……接著砰的一聲,**著地……

    「啊,哥哥……」水水嚇著了,嗚嗚咽咽哭起來。

    旁觀的陸溱觀實在很無言,什麼跟什麼啊,多大的孩子就玩這一套?

    水水很生氣,用力站起來、用力轉身,舉起雙手,使盡全身力氣捶打李成功,一邊罵道︰「李成功,我最討厭你了啦!」

    屋里,賀關和文二爺定眼看著這一幕,好半晌,文二爺輕飄飄地說了句,「青出于藍勝于藍。」

    什麼意思?賀關拉回視線,落在文二爺身上。

    文二爺捻捻胡子笑道︰「小世子懂得以弱示人,女人旁的不吃,這招肯定吃,爺,如果你想在這里待久一點,身子就甭恢復得太快。」

    他不信爺看不出來,小世子那一跤,跌得有多做作。

    文二爺離開,賀關認真思考他的話,以弱示人?他抬起頭,看看在陸家院子急得團團轉的小胖墩,若有所悟……

(快捷鍵︰←) 上一頁    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下一頁(快捷鍵︰→)

加入書簽|返回書頁|返回首頁

言情小說爺兒不敵嬌娘子(上)內容僅代表作者千尋個人觀點,與青檸言情網立場無關

Copyright© 2011-2019 青檸言情網言情小說網 www.qny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如有侵犯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