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檸言情網歡迎您,您可以選擇[登錄]或[注冊]
收藏青檸言情繁體中文簡體中文
青檸言情網 > 言情小說 > 香彌 > 艷掌櫃求嫁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艷掌櫃求嫁 第31頁

作者︰香彌
    苞過來的刑白連忙扯著看得目瞪口呆的高天志回避,一旋過身,望見此刻天際彩霞滿天,不禁舒眉而笑。

    尾聲

    春宵一刻值千金。

    洞房花燭夜本該是旖旎的夜晚,但此刻新娘的語氣里,隱隱透著一絲無奈——

    「相公,你不懂的話,讓我來吧。」

    「這是做丈夫的事,怎麼能讓娘子來。」新郎官堅持維護做丈夫的尊嚴,接著安撫妻子,「你再忍忍,我很快就找到了。」

    見他竟摸到她後/庭去了,她低呼一聲,「啊,你摸錯地方了啦,都說我來,你看你摸到哪里去了?」她逼不得已只好抓著丈夫的手,領著他進入正確的門戶,否則再這樣折騰下去,到明兒個一早,說不得兩人還沒辦法圓房。

    她也不知該喜該愁,丈夫竟一直守身如玉,她是他的第一個女人,且他先前竟連春宮圖都沒瞧過,所以洞房這晚,連門在哪里都不得其門而入,搞得她這個黃花大閨女得親自為他領路。

    幸好出閣時,村里的一位嬸子塞了一迭的艷情畫給她,要她好好參詳參詳,將來好伺候丈夫,如今她深深感激那位嬸子,要不是靠著那迭艷情畫,說不得她眼下也同他一樣兩眼一抹黑,什麼都不懂,屆時說不得忙了一宿,兩人還找不著正確的位置呢。

    洞房這晚,兩人從一開始的生澀摸索,到最後水鈴鈺幾乎喊啞了嗓子,腰肢都快折斷,丈夫還性致高昂,將她翻過來覆過去的折騰著,弄得最後她不得不討饒,「相公,不早了,咱們睡了吧,別再做了。」

    「娘子累了嗎?好吧。」他意猶未盡的終于肯停下來,摟著愛妻,心滿意足的一塊入眠。

    兩人的長發交纏在一塊,面頰貼著面頰,嘴角噙著幸福的微笑。

    此刻屋外夜空里,一輪皎白的圓月俯視著人間,散發著溫柔如水的清輝,朗朗星空,彷佛昭示著明日將是一個晴朗的好天氣,所有的風雨波折都已成為過去,往後的歲月將如同此刻一樣,月圓人也圓。

    ——全書完

    後記

    沖動的時機香彌

    以艷字為書名的書阿彌有三本,一本是《風騷艷郎》,另一本是上一次出的《艷色畫師》,第三本則是這本《艷掌櫃求嫁》,倒也不是我特別鐘愛艷字,除了《風騷艷郎》外,其余兩本是主題書,已經定好了書名。

    這三本書里的艷各有其指,《風騷黯郎》里的艷是指男主角為了查案,男扮女裝混進青樓,冒充青樓的花娘,搔首弄姿自然是免不了,他的女裝扮相黯冠群芳,讓為了尋找父親下落而女扮男裝混進去的女主角大為驚艷,一見鐘情,她一度誤以為自己愛上了同性之人,糾結得想撞牆。

    至于《艷色畫師》的艷指的是女主角是以畫艷情畫為生的畫師,被肚子很黑的男主角發現後,在他威脅下,不得不拿一些他看不順眼的人當那些艷情畫的主角,害得她差點被人追殺,後來雖與男主兩情相悅,但還倒霉的得跟公主搶老公。

    最後這本《艷掌櫃求嫁》里的艷,看完書的大家應當都猜得出來吧,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女主角是一位長相明艷的首飾坊掌櫃,她看上了替她洗清冤屈的男主角,主動示好追求,最後經歷一番波折,終于如願把男主角拐到手。

    最後那一段床戲在我腦子里的演出其實是更火辣的,但是下筆時很多香艷的場景不太好意思直接寫出來,下次我會試試把羞恥心這家伙給綁起來丟到一邊,然後毫無顧忌盡情的來寫一場床戲。

    很多時候我們做事需要一點沖動,少了那一點沖動,事情放著放著,最後就不了了之,但有時候沖動卻又並不是好事,譬如下面這則朋友傳給我的小故事——

    中午,某位老板來視察自家的建築工地,發現有個工人在角落玩手機。

    老板很不滿意他的工作態度,準備要開除他,遂問︰「你一個月多少薪水?」

    那人回答,「二萬二。」

    那位老板掏出錢包,數了二萬二,加上遣散費,共拿三萬塊丟給他,不悅的吼,「拿了錢就給我走!」

    那人收下錢走後,余怒未消的老板打算去責罵該部門主管,詢問旁邊的工人,他是哪個部門的。

    那工人回答他,「他是……送便當的。」

    那位老板︰「……」

    所以說沖動也是要看事情的啦。

    下一本書再見嘍。

(快捷鍵︰←) 上一頁    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下一頁(快捷鍵︰→)

加入書簽|返回書頁|返回首頁

言情小說艷掌櫃求嫁內容僅代表作者香彌個人觀點,與青檸言情網立場無關

Copyright© 2011-2018 青檸言情網言情小說網 www.qny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如有侵犯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