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檸言情網歡迎您,您可以選擇[登錄]或[注冊]
收藏青檸言情繁體中文簡體中文
青檸言情網 > 言情小說 > 千尋 > 驕管家(上)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驕管家(上) 第33頁

作者︰千尋
    那麼爺呢?

    爺……也很好,他對人有些冷,但對她,從不。

    他縱容她做所有該做、不該做的事,他不用這時代對女子的標準要求她,在他的羽翼下,她過得自在而舒適。

    那天,爺說喜歡她。

    她听見了,卻只能一路裝死。

    難道不喜歡爺嗎?開玩笑,怎麼可能不喜歡?如果愛情是一場競賽,光那張臉已經贏了一半,只是……她不能做不公平的事啊,這樣好的男人不應該只是個替代品。

    他不是哥,他是另一個完全不同的個體,他有權利得到一個真心愛他的女子。

    所以她不是真心愛他?

    余敏下意識搖頭,她不知道,因為她無法把哥的影子從他身上剝離,因為她弄不清楚自己愛上的是爺還是哥的背影。

    她願意待他好,願意傾全力照顧他,讓他過得舒服,但,她不願意對他不公平。

    呃……又一陣抽痛,救命救命救命……哥,你在哪里?給我止痛藥行不行?

    她痛得頭發暈,滿腦子全想著哥掌心里那顆小小的藥片。

    這時候,一股怪怪的味道傳來,她掩住口鼻,轉過頭。

    好死不死竟讓她看見窗戶有一根……管子?香?

    不會是傳聞中的迷香吧?這屋子小歸小,卻是兩面牆有窗的,吹這種迷香?空氣一對流就會散掉,對方是腦包?

    不對,現在天氣太冷,人家算準了她不會開窗。

    余敏強忍疼痛、掩住口鼻,她小心翼翼下床,打開另一邊的窗子,把頭伸出去,猛吸幾口氣,也讓冷空氣帶走那股怪味兒。

    約莫一炷香工夫,那根細管子慢慢燃盡,灰末落在地上,微微的紅點消失,室內空氣里的怪味兒很淡了。

    余敏慎重考慮,是要從窗口跳出去,還是等著觀看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餅去她心髒不好,她習慣面對任何會讓心髒速度加快的事都下意識躲避,所以跳窗是她的第一選擇。

    只是窗子有點高,她必須走回桌邊,搬一張凳子過來墊腳,才能跳得出去。

    她佝僂著身子,輕手輕腳走過去,小心翼翼地抬起椅子,企圖繞過門邊走到窗口處。

    沒想到這時候門打開,一個穿著夜行衣,臉上蒙著黑布的男子進來了。

    來不及了!她唯一的自保方式是攻擊。

    直覺地,她把手上的椅子往黑衣人頭上用力砸去!

    耶,她砸到了,但是……沒暈?她有這麼弱雞嗎?

    只見對方低喊一聲,從腰際抽出明晃晃的刀子,向她揮來。

    她能做什麼?退後?做了!尖叫?做了!抓起東西往對方身上砸?做了!

    但對方還是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奔到她面前,他高舉起刀子,用力朝她砍下去剎那間,她抬起手臂護住頭,借著吼叫把心中的驚恐大喊出來。

    余敏听見了,听見刀子扎進血肉的沉悶聲。

    黑衣人與余敏對視一眼,猛然拔出刀子,鮮血激射,一道腥紅在眼前散開。

    余敏太害怕了,竟不覺得痛,只是恐慌,她不斷放聲尖叫。

    對方一個緊張,本想紅刀子進、白刀子出,迅速解決掉她,可是想起主子的再三囑咐,只好丟下刀子,揪起她的衣襟,狠狠甩她幾巴掌,把她打得七葷八素之後,用力一提,把她往旁邊摔去。

    余敏身子飛起來,再落下時,頭撞到桌角,「叩」的一聲,痛得她幾乎暈過去。

    余敏躺在地上不斷喘息,再沒力氣和對方抗爭,只能側著臉,親眼看著黑衣人打開自己的每個櫃子亂搜一通。

    最後,他從床底下拖出一口楠木箱子,是爺交給她保管的那只,里面裝著爺的全數家當,箱子口有一柄大鎖鎖住了。

    黑衣人沒在這當頭急著打開鎖,他抱起楠木箱子就往外跑,那箱子沉得很,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將箱子給扛上肩頭。

    出屋前,他還轉頭看了余敏一眼,她飛快閉上眼楮,假裝不省人事。

    側耳傾听,直到腳步聲听不見了,余敏才勉強爬起來。

    她的頭很暈,是因為被打、被摔,還是失血過多、血糖降低才暈的,迷迷糊糊地,她也不清楚,但可以確定的是,再不出門求助,明天早上這間屋子里會出現一具尸體。

    至于再以後這屋子里會不會鬧鬼,就不是她能考量的。

    余敏用力甩頭,甩出一絲清明,她跪著、爬著,用罄力氣才爬到巧兒和鴦兒的屋前,用力拍打她們的房門。

    其實,早在余敏發出第一聲尖叫時,鴦兒和巧兒已經醒來。

    她們直覺認定是錢氏對余敏下黑手,兩人互視一眼、心有默契,決定保持沉默,反正爺不在,等到明天天亮……或許余敏就死了。

    拉過被子蒙住頭,兩人決定眼不見為淨。

    余敏咬牙堅持著,一下又一下,用力拍打房門。

    但里面半點動靜都沒有,她們也被下了迷香嗎?所以她死定了嗎?

    怎麼辦?她已經沒有力氣爬到別的院子,沒有力氣狂喊尖叫,沒有力氣……

    敲門聲越來越小,她開始想象,這次死了,會不會又穿越?那個新時代里會不會有一個長得很熟悉的韓璟睿?

    璟睿從來沒有這樣慌亂過,莫名地緊張、莫名地紊亂,隱隱的不安在心底逐漸發酵、擴大。

    馬車在門口停下時,他半句話都不說,飛快跳下馬車,沖進睿園。

    呂襄譯滿目懷疑地望著璟睿的背影,怎麼了?好怪,從璟睿上馬車之後,就怪異到難以解釋,他心不在焉,缺乏耐性,老是話不對題。

    認識璟睿一輩子了,他是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人,在戰場上,幾萬大軍在面前他也能談笑風生,可……他竟然焦躁了?

    呂襄譯跟著下馬車,追在璟睿身後,他的輕功遠遠不及璟睿,所幸睿園並不大,三下兩下就追到主院。

    兩人踏進院子當下,璟睿傻了,呂襄譯更傻,只見余敏渾身是血,人已經逐漸失去意識,卻還有一下、沒一下地拍打門扇?

    她在求救,卻沒人理會?為什麼?屋里的丫頭也被殺了?

    璟睿沖上前,一把抱起余敏回自己屋里,呂襄譯看了那扇門一眼,抬腳,用力將房門踢開。

    他的動作太大,巧兒、鴦兒受到驚嚇,下意識地從床上彈起來。

    沒死?沒暈?看起來……清醒得很,所以她們是故意的?故意不理會小魚的求救?

    嘴角微揚,冷酷一笑,這麼希望小魚死掉?真可惜她死不了,而該死的……呂襄譯目光一凜!

    月光從他身後射入,巧兒、鴦兒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但他一身肅殺氣息令人膽顫心驚。

    鴦兒暗道一聲不好,而巧兒已經嚇得又縮回被子里。

    呂襄譯不打不罵也不嚇人,他只淡淡地丟下兩個字,「等著。」

    等著?等什麼?輕輕的兩個字像個大巴掌似的,狠狠地甩上她們的臉,打掉兩人心底的最後一絲僥幸。

(快捷鍵︰←) 上一頁    回目錄(快捷鍵︰回車)    下一頁(快捷鍵︰→)

加入書簽|返回書頁|返回首頁

言情小說驕管家(上)內容僅代表作者千尋個人觀點,與青檸言情網立場無關

Copyright© 2011-2019 青檸言情網言情小說網 www.qny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如有侵犯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