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檸言情網歡迎您,您可以選擇[登錄]或[注冊]
收藏青檸言情繁體中文簡體中文
青檸言情網 > 言情小說 > 金萱 > 七樓富豪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七樓富豪 第18頁

作者︰金萱
    「我不是一個笨蛋。」他皺眉抗議她。

    「就我看來你根本就是一個『大』笨蛋。」她毫不留情的說,還特別加重那個「大」字。

    「為什麼?」他一臉委屈的問,完全搞不懂自己做錯了什麼。

    「因為你是個大笨蛋!」她大聲的說,氣憤的語氣瞬間變得明顯了起來。

    蕭茲這才後知後覺的發現愛人正在對他發怒。

    「蒨,妳在生氣嗎?」他百思不得其解。「為什麼?我已經告訴妳和妳離婚是不得已的事,我一直都愛著妳,這份深情從來都沒有變淡過。妳不相信我說的話嗎?」

    「我相信,因為笨蛋說不出這麼高明的謊言。」曲蒨皮笑肉不笑的說。

    「妳……」蕭茲頓時有種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的感覺。「妳到底在生什麼氣,可不可以直接告訴我,不要再讓我猜了?最重要的是,不要再說我是笨蛋了,老公是笨蛋,老婆也不光榮吧。」

    「誰是你老婆?我記得我們在四年前就已經離婚了。」她挑眉嘲諷道。

    「蒨!」

    環在她腰間的壓力倏然縮緊,他盯著她的眼神也從溫柔慵懶變得有如老鷹般的銳利凶猛。

    他可以接受她冷嘲熱諷說他笨,也可以接受她對他發飆發脾氣,但就是無法接受她的拒絕。她的意思是在告訴他,她今生不會再成為他的老婆了嗎?

    「妳就是我老婆,我蕭茲•林賽這輩子就只有一個老婆,她的名字叫做曲蒨。妳听清楚了嗎?需要我再說一次嗎?」他激動而強勢的宣誓,差一點沒用吼的。

    曲蒨靜靜地看著他,半晌之後才緩慢地開口道︰「你的脾氣變差了,蕭。」

    蕭?

    只需一個字就撫平了蕭茲躁動不安的心。這個專屬于她對他的昵稱,不是蕭茲,不是蕭茲•林賽,也不是林賽,就只單獨一個音,帶著她柔媚語調的呼喚--蕭。

    這是過去他們在一起時,她對他的習慣呼喚。這回他追到台灣之後,發現她不再用過去那柔媚的語調叫他蕭,而是跟著其他人喚他蕭茲時,他失落得就像掉了最心愛的寶貝,卻怎麼努力也找不回昔日感覺。

    蕭,她又這樣叫他了。

    靶動、愉悅的感覺像道電流般,迅速竄過他全身的每一個細胞,撫平了他的不安。他稍微放松了緊箍在她腰間的手臂,然後將頭埋進她肩窩,輕輕地吐了一口氣。

    「對不起。」他道歉的說︰「我不是故意要用這麼凶的口氣和妳說話,我只是害怕妳不願意再接受我而已。」他的身體仍因不安而有些緊繃。

    「你是應該要跟我說對不起,只不過不是為了你剛剛說話的口氣,而是為了四年前的事。」她說,同時掐了他手臂一下。

    蕭茲抬起頭來看她,眼中迅速閃過一抹笑意。小野貓要發威了?

    「你知道為了你愚蠢又自以為是的決定,這四年來我過得有多痛苦難捱嗎?」她與他算帳。「你知道我哭掉幾缸眼淚?因為心痛而失眠了多長一段時間?又過了多久居無定所、行尸走肉的日子嗎?」

    「對不起,蒨。」他因她的話而心疼。

    「你別想用一句對不起就打發我。」她挑著眉,一副她絕對不可能這麼輕易就原諒他的表情,瞪著他說。

    蕭茲看得出來她是故意逗著他的,目的只是不想見他自責。這個女人總是那麼善良,從他第一次遇見她的時候就是這樣,一點都沒變。

    為搶劫她的小杰掏出腰包;為被親生父母遺棄的先天性心髒病病童小剛費盡心思、散盡積菩;為曾害她傷心難過的他心生不舍與疼惜。這樣一個心地善良的女人,叫他怎能不著迷?

    「那妳要怎樣才願意原諒我?」不讓她的心意白費,蕭茲配合的露出煩惱的神情問道。

    曲蒨側著頭想了一會兒,「嗯,把你全部的財產過繼到我名下。」

    「胃口這麼大?一成好不好?」他露出猶豫不決的表情與她討價還價。

    「一成?那太便宜你了。」她搖頭。

    「那兩成?」他加價。

    她再度搖頭。

    「三成?」他一臉心痛。

    「至少也要五成。」她開出底價。

    「五成太多了。」他抗議的叫道,然後伸手對她此出一個四的手勢。「最多四成,然後我再多加一個紅利給妳。」他認真的說。

    「什麼紅利?」曲蒨輕揚了下秀眉,充滿好奇。

    他先是對她咧出一個大大的微笑,接著突然翻身將她整個人壓在自己身下。他臉上表情突然變得專注而認真,眼神熾熱而危險,她發現他的亢奮此時正抵在她的雙腿問,隨時準備蓄勢待發。

    「你做什麼?!」她嚷聲叫道,卻發現自己的聲音沉啞,整個人已經迅速的熱了起來。

    他將她的雙手扣壓在她頭頂上,然後嘴角緩緩揚起,露出一個寓意深遠的微笑。「紅利。」

    「紅--」她話末說完便遏制不住的倒抽了一口氣,因為他竟然挺身深猛的進入她體內。

    「對,紅利,未來五十年都這樣愛妳。妳覺得呢?」他一邊在她體內移動著,一邊親吻她的唇啞聲問道。

    曲蒨情不自禁用雙腿環扣住他的腰,不由得發出輕喘的聲音。

    「成交。」

    蕭茲並不是一個急躁的男人,但是他對曲蒨總是會不由自主的透露出他的心急。

    第一次對她表白愛意的時候是這樣;第一次向她求婚的時候是這樣;就連現在與她的第二次婚禮都是這樣草率迅速辦完成。

    兩個證人,兩張結婚證書,兩個印章,兩支筆,然後書寫,登記,完成。

    其實他想過要給她一個最美麗盛大的世紀婚禮,因為她是他在這世上最珍惜也最深愛的人,可就是因為愛得太深,太害怕她會突然反悔,不想冒再次失去她的危險,所以他才不得不以這種快速的方式保障自己對她的所有權,好讓她連反悔的機會都沒有。

    唉,雖然對她有點抱歉,但是她總算又是他名副其實、名正言順的妻子了。想到這一點,蕭茲的嘴角便不自覺地往兩旁扯開。

    「蒨姊,妳不能想想辦法嗎?」于寒嘆息的說。

    「想什麼辦法?」她好心情的微笑問道。

    自從和蕭茲和好如初之後,她的心情就一直處在極好的狀態之下。不只是心情好,甚至還可說是一切都順心如意。

    小剛心髒手術之後復原狀況良好,日前已經出院了。

    為了方便照顧小剛,蕭茲將面店後方的休息室整個翻修成適合他休養的小房間,隔音設備更是完善,讓她不必再擔心他會受到驚嚇。

    另外,她也從八樓搬到七樓與他同住,兩人夫唱婦隨,加上小杰、小剛兩人兄友弟恭,讓她幸福到有種像是在作夢的感覺。

    幸福,好久不見。

    「蒨姊,怎麼連妳也是這種表情?」于寒蹙眉道。

    「什麼表情?」曲蒨看向她,一臉好奇的問。

    「像是嗑了藥的表情。」

    「嗑了藥是什麼表情?」她眨了眨眼,不解的問。

    「一臉飄浮在空中,幻想自己正在飛的表情,不過我想妳所幻想的飄浮,應該是在一種激烈運動之後的飄浮干?」于寒曖昧的用手肘輕撞著她。

    曲蒨的臉頰迅速泛紅,惱怒的瞪了她一眼。「妳別亂說話。」

    「唔,難道我猜錯了嗎?」

    曲蒨又瞪她一眼。

    「好,算我說錯話。」于寒迅速的舉起雙手投降道,隨即右手一轉向,指向呆坐在店里的傻大個說︰「不過說真的,那位仁兄可不可以請妳想個辦法呀?」

上一頁 回目錄 下一頁

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

加入書簽|返回書頁|返回首頁

言情小說七樓富豪內容僅代表作者金萱個人觀點,與青檸言情網立場無關

Copyright© 2011-2019 青檸言情網言情小說網 www.qny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如有侵犯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