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檸言情網歡迎您,您可以選擇[登錄]或[注冊]
收藏青檸言情繁體中文簡體中文
青檸言情網 > 言情小說 > 金萱 > 七樓富豪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七樓富豪 第11頁

作者︰金萱
    「他們不在家嗎?」

    「不知道。」

    「很好,那老頭子總在家吧?我直接找老頭子。」他說著便穿過寬大豪華的主屋大廳,朝後方長廊盡頭的起居室疾步走去。

    長長的走道兩側掛滿價值不菲的真跡畫作,一直延伸到走道盡頭的那扇門。

    蕭茲連門都沒敲便一頭闖了進去。

    「老頭子--」房里肅穆的氣氛讓他霍然噤聲。

    他看著乎躺在床鋪上面無血色、氣若游絲的老人,以及一臉哀戚垂顏站在床邊的西裝男,還有站在床邊搖頭嘆息的白袍醫生,震驚得僵在門口。

    「這是怎麼一回事?。」他一步一步走上前問道,臉色陰鷙而蒼白。

    「少爺。」西蒙紅著眼眶垂首道。

    「我問這是怎麼一回事?」

    西蒙抬起頭來看向家庭醫生,後者對他輕點了下頭,便先行告辭離開房間,留下他們倆以及躺臥在床上的老公爵。

    蕭茲看著床上的老人,簡直就不敢相信他是半個月前那個老當益壯、精神抖擻的父親;這一切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事隔不到半個目他會變成這樣?為什麼沒有人通知他老頭子病倒了,為什麼?

    他瞥向一旁的西蒙,眼神冷厲。

    「說,發生了什麼事?」

    「那天少爺離開後,二少、三少及夫人便和老爺大吵了一架,當時我並不在場,所以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可是……」西蒙欲言又止,「當我接到這消息時,老爺就已經心髒病發被送到醫院了。」

    「他們做了什麼?」蕭茲冷凝的問,相信西蒙一定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他們不服老爺遺書上的繼承人是少爺,所以說了一些非常過分的話。」西蒙猶豫了一下,語帶保留的回答。

    「他們說了什麼?」蕭茲並不滿意他的回答。

    「少爺……」

    「說什麼?」他倏然大聲怒喝。

    西蒙輕嘆一聲低下了頭。

    「他們說老爺之所以選擇少爺當繼承人,只是為了要讓自己心安,補償當年強暴薇薇夫人的罪惡感而已。他們說老爺即使心里有愧,也不該將繼承權交給一個……一個雜種。」

    蕭茲咬緊牙關,青筋瞬間在他頸部跳躍著。

    強暴?

    雜種?

    其實他並不是第一次听見這種話,因為過去他還住在這座冰冷城堡里時,他們母子三人便常以這類言詞譏諷他、嘲笑他。剛開始的時候,他的確很生氣,但听久了也會麻木,而且最重要的是,他知道老頭子在母親在世時,對母親的疼借是真心真意的,所以他不在意。

    可是他不在意,不見得老頭子也會不在意!

    他們竟然拿這種事來傷害老頭子,他們竟敢?!

    「醫生怎麼說?。」他深吸一口氣,沉聲問道。

    西蒙神情哀傷的搖了搖頭。

    蕭茲握緊拳頭,緩步走到床旁。他伸手握住父親皺巴巴的手,將它拿到額頭上緊緊貼著。

    「父親、父親……」他啞聲輕喊,不斷地呼喚著。

    西蒙靜靜地轉身退出門外。

    瑞德•林賽公爵辭世後,交代公爵頭餃由二兒子繼承,但家族以及其名下的所有產業全都遺留給庶出的小兒子蕭茲•林賽。

    這件事在英國上流社會轟動了好一段時日,但曲蒨卻是經由電視報導之後,才知道自己的老公竟是千億遺產的繼承人。

    可是她還沒來得及發表感想,以及詢問這一切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時,便先听見--

    「我們離婚吧。」蕭茲一進家門便開口對她說道。

    「什麼?」

    曲蒨整個人都呆住了,她愕然的看著自己的老公,不解的搖著頭。

    「你、怎麼了……為什麼……」

    「我的新身分妳應該都已經知道了吧?世界知名環球連鎖百貨公司的總裁夫人,可不是一個來自太平洋邊緣、不及米粒大的小島的女人可以勝任的。」他面無表情的說。

    「你在說謊,你才不是這種人,你不是。」曲蒨震驚的搖頭,血色緩緩從她臉上褪去。

    「以前也許不是,但人總是會變的。現在的我身分、地位都不一樣了,有錢有勢,多少名門淑女對我趨之若騖,我沒道理還要委屈自己屈就妳。」

    「屈就?」

    「這種說法或許妳會覺得有點受傷,但卻是事實,妳已經配不上我了,曲蒨。現在我需要的是一個可以帶得出門,並且不會讓人指指點點的說曾經看過她在哪家餐廳里端盤子的女人。」他平心靜氣的對她說,似乎不知道自己所說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像一把刀,深深地剌進她心里。

    心,痛得幾乎要發起抖來,曲蒨目不轉楮的看著他,蒼白的臉上沒有一絲血色。

    「你說謊,你說過你會愛我一輩子的。」她大聲的說,心仍在掙扎,拒絕相信這一切。

    「如果我的身分只是一個地下樂團的小鼓手的話,也許我會和妳在一起一輩子。但現在我是一個身價上千億的男人,妳覺得我還會回去過那種啃面包配白開水的日子嗎?」

    蕭茲看著她,輕嘆了一口氣。

    「曲蒨,看在過去一年我們相處得還不錯的份上,讓我們好聚好散好嗎?我會給妳錢,給妳足夠讓妳找到一個和妳門當戶對的男人平穩共度一生的錢。所以,請妳離開英國,並且不要告訴任何人,妳曾經和我有過任何關系,好嗎?」

    心痛是什麼感覺?痛不欲生嗎?

    不,心痛到了極限是一種完全沒有感覺的感覺,感覺不到痛,也感覺不到傷心及難過。只有一種想笑卻笑不出來,想哭卻哭不出來,濃烈到令人窒息的感受。

    曲蒨看著他,張口欲言卻吐不出任何聲音,因為她不知道自己現在想說什麼,又還能說什麼。

    他都說出叫她離開英國,不要告訴任何人她曾經和他有過的關系了,她還能說什麼?

    也許,她還是可以感謝他沒有口出惡言,沒有態度惡劣的和她談這件事;她還是可以感謝他沒有直接叫律師過來處理這件事;她還是可以感謝他至少曾經真正的想過要和她一輩子在一起。

    心痛到了極限應該只剩下麻木,但是為什麼她現在卻如此的難受,就像突然之間完全吸不到空氣一樣。

    「蒨!」

    蕭茲驚恐萬分的在一瞬間撲向她,因為她竟然直挺挺的倒了下來,差點沒把他給嚇死。

    跌人他懷里的沖擊,讓曲蒨梗在胸口的哀痛散了開來,她又再度呼吸到了空氣。睜開眼,她看見一張布滿著急的臉,他的臉。

    「你真的不能再愛我嗎?」她脫口問道,因為他很明顯還是關心她的。

    「對不起。」他松手放開她,只說了這句話。

    「為什麼?」她低著頭坐在地板上,連爬起來的力氣都沒有。

    「現在分手妳受的傷會比較輕。」

    「是嗎?為什麼我一點這種感覺都沒有?」

    「如果妳硬要維持這段婚姻的話,妳就會感覺到了。因為將來我的身邊會有不同的女人環繞著,我會愛上別的女人,會在外頭花天酒地、金屋藏嬌。我不會再看妳一眼,妳除了擁有林賽夫人這個頭餃之外,只剩下空虛和寂寞陪妳。我不想妳走到那種悲慘的境地,不想妳恨我。」

    「下堂的糟糠妻不悲慘嗎?」她將臉埋在膝頭問,以自嘲的聲音低語道。

    蕭茲瞬間握緊了拳頭,胸口像是被人狠狠地踹了一腳一樣。

    下堂的糟糠妻不悲慘嗎?很悲慘,但總好過每天活在被人迫害的恐懼中。

    小杰的被捕入獄以及父親的死亡,讓他深刻了解到住在城堡里那母子三人的心有多黑,為達目的的手段有多殘忍卑劣。

上一頁 回目錄 下一頁

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

加入書簽|返回書頁|返回首頁

言情小說七樓富豪內容僅代表作者金萱個人觀點,與青檸言情網立場無關

Copyright© 2011-2019 青檸言情網言情小說網 www.qny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如有侵犯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